•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这个家留着。我依然爱它!
    さようなら、そしてありがとう。(这句艳后的台词真好用……)

    真的搬了:

    http://noralulu.blog.163.com/

  • 大巴的回复系统木有恢复,还是要登陆。
    真的快要被这个好用又纠结,美丽又飘摇的博客托管网折磨死。

    去也不是,留也不是。
    爱也不是,恨也不是。

    工作中的人一忙起来,那些和兴趣相关的信息都被自动屏蔽。
    心里总是乱,不是失眠就是失控,根本无暇顾及兴趣。

    际遇神奇。

    今天和S见了一面,以谈合作的方式在我们的社长办公室。
    他也离开了复旦,和一位独立策划人开天辟地去了,依然做出版。
    我常说我们那一批一起进社的,只有S把出版当事业做。
    然后一起午餐,谈谈复旦的时光和我走后的那些事。

    他说我师父送了他一句话:其实没有一条路是绝对看得见未来的。所谓的未来都是假象,看上去再稳定的道路也有变数。然后S送了我一句话:不要想太多,只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扪心自问——我是个怎样的人,我能做怎样的事,我爱做什么事,然后去做,度过一生,就可以了。身外之物终究是身外之物。这话我收下了,万分感激。

    最近依然迷惘。
    当我兜兜转转还是去做出版时,我很绝望。
    这就是所谓的“被事业”么?因为我发现待过三个出版单位的自己,除了出版,什么也不会。

    对话一则:

    布:为毛我师父对你就这么语重心长啊!我离开复旦的时候他只对我说……要是音乐厅还不错,你就留下来吧,别折腾了……他压根放弃我了吧?!
    S:不,他发现跟你不能用正常逻辑交流,跟我就可以……
    布:……

    以及,麦,你能看到么?S有句话带给你。

    TO 麦:

    我对不起你(MD被我一写怎么就八卦气质了呢……),那个策划后来黄了,你译得真的很好。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from S

  • 呃……大巴又妖了,果然要登录才能留言,这算变相增加用户么?
    所以……要评论的就麻烦登录一下,嫌麻烦的就看霸王贴没关系,笑。

    啊啊啊啊啊啊!(这人为毛处理完正事就开始抒情)
    我有个新同事居然是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系毕业的!
    我脱口而出:音乐剧系的怎么会从事出版?!
    同事感慨云:中国的音乐剧需求量太小,且运作一部音乐剧成本惊人,所以她的同学们几乎没有人毕业后还从事音乐剧相关行业的……唉,悲哀的音乐剧。

    于是开心爆了。

    不断换工作的好处就是可以不断认识新的同事,接触性格、经历各异的人,虽然我社交苦手,但对于不断行走和相遇却无比享受!上财的win,复旦的310,音乐厅的岩和娇,到现在的数字出版基地,每次都能接触到很有意思的人,也能交到可以深入交谈的朋友。昨儿去新闻出版局开会,还遇到了上财和复旦的同事,简直跟老朋友聚会一样。

    被放逐到蛮荒之地的阴霾已经一扫而空啦!就算被放逐到世界尽头,只要那里有好玩的人,也是风水宝地!我真容易快乐,真容易满足,真容易昂扬,真容易……去爱。嗯,我渐渐有点喜欢新工作了。

  • 开车让人变得粗砺。

    尤其像我现在,每天来回要开近三个小时的车,上下班的高峰里,万车争流,斗智斗勇,一段一段地狂堵,一段一段地抢道,于是渐渐强悍渐渐无情。而且,每天早晨翻过杨浦大桥驶上龙东大道时,看着市区的繁华离自己远去,到了一个没有商场,没有咖啡馆,没有奢华霓虹,没有衣香鬓影,只有毫无人情的技术大楼和荒凉的生产园区的地方,热爱物质的我,有一种被世界放逐和抛弃的感觉。这是作为城市动物的我,最难忍受甚至忍不住绝望的。

    每天都在凌迟。然后坚持。问一句未来,想一想当下。

    就在生活这样粗糙的时候,海蓝给我寄来了JS的限量甲油套装和GODIVA的巧克力。感动得热泪盈眶。有人在我这个热爱彩妆和巧克力的女人离彩妆和巧克力最远的时候送了我彩妆和巧克力。(绕口令么你?)于是,生活竟然因此充满元气和希望。(说白了你就是一只……玛丽!可以洗洗等着上断头台了。话说柏林电影节开幕影片就是《再见,我的皇后》,讲玛丽的,等碟出来了可以一看。这人为毛跑题跑这么远。)

    JS这套限量的三个色都美爆了:橘红、珊瑚、带金色和紫色偏光的浅红褐。前两个是漆光纯色,最后一个带闪片,超美,立刻上手(试色见文中)。大半夜把刚涂了甲油的两只手晾在被窝外冰凉冰凉的。扮靓都要代价……又想起以前贴过的一段我和S的对话。

    ……

  • 双TOP神马的,纯属YY产物。

    剧团既没学金鸡百花弄双黄蛋,也没学很久以前的星组搞真正的双TOP。
    从公告看,就是说出很正常的TOP、娘T和二番。

    TOP:龙
    娘T:本来是男人,现在是女人
    准TOP:海

    摩摩(被踹)对林徽因说:许我一个未来吧!

    于是在难产得让人以为快要胎死腹中时,为了把龙和海一碗水端平,剧团……就用“准TOP”这个词许了小海和海饭们一个未来。很久以前,二番就被称为准TOP了(赶快去翻翻早年的过刊,“准TOP”这个词随处可见),这个词会失效是因为有些动荡时代谜样组合二番不明确,或有些本来地位牢固的二番因各种原因最终没能上T。剧团的公告里,既没写小海是TOP,也没写出“双TOP”这个词,就算有个TOP和二番替役的诡异披露,也不代表“TOP=准TOP”。当然,在盛大的YY和预备好的狂欢面前,真实都是无力的。既然饭们的妄想式狂欢已箭在弦上,就算目标是海市蜃楼,也不得不发。

    剧团说,这次要公开“体制”,但没说是“新体制”(虽然双王、双后、无后都不算新体制),而“公开体制”的目的只有一个——不是告诉你名正言顺的TOP,而是告诉你名正言顺的二番。回顾一下以往的次期公告,哪一次连二番一起明确告诉你的?于是今天,不但宣布龙为次期,更重要的是宣布海为次次期。不过话说……龙海里我比较喜欢小海啊,虽然嫩着,但嫩得优雅从容,自然柔和。

    话又说回来,真搞出双黄蛋来,也很符合月组一贯的……“试验田”气质啊。好,无情趣真话掰完,继续……言语和YY狂欢吧。

  • 雨刮器的声响;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音乐;很多车行驶在高架上的轰鸣。

    我……重出江湖。

    为了养自己,为了养TOKO,不能任性地读书,还是要工作。于是做回本行出版,只是单位甚远,早上奔驰+爬行了整整1个半小时,听了整整1又1/4遍《第九交响曲》才到达新单位。再努力一下,可以直接到苏州吃五香豆腐干了。

    工作换多了,我就忍不住迷惘,忍不住进退两难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期许自己稳定,还是继续生生不息地在有限的……大龄年华里折腾。有时我恐惧变动不居,有时我恐惧在一个地方、一个单位、一种生活方式里看尽一生。到底要做到怎样,才能既不用一眼看穿未来,又不用惶惶不可终日地看不到明天?我崇尚的价值观,不是持久奋斗,而是“过早被定型,人生没意义”,但作为一个30+的女人,这到底算早还是晚?有种被自己的价值观卡住的感觉。

    就像离婚很多次的女人,刚宣布结婚,就被八卦几时会离;而面对新的婚姻关系,渐渐犹豫,渐渐裹足不前。不是不相信那个男人,而是不相信自己有处理亲密关系的能力。尚未建立关系,就先去怀疑,这段关系将存活多久,于是怎样深入思考都是虚无和绝望。然而活在世上,婚可以不结,工作却不能不做。

    真难,我不想停在一个地方,又不想不知道最终能停在哪里。这种贪得无厌又迷惘摇摆的生命究竟该如何处置?

  • 有朋友问,瞳话字幕组不会解散了吧?
    当然不会。这次间隔时间长是因为azaki日理万机。
    只要TOKO在团、退团的作品还没汉化完,只要她还在舞台上蹦跶
    只要瞳话成员没遇到脱轨般的人生道路的改变和革命性的红杏出墙(被踹)
    “瞳话”是不会解散的。

    因为翻组本,看到了星四里TOKO专题的“‘这时你会怎么做’系列
    短小精悍生动活泼,于是翻译之。(括号里一如既往是我的话。)

    (中间那张TOKO的领口……前三个扣子都没扣!深Vすぎ……)

    “这时你会怎么做?”系列

    结账时,在确认所买衣服的价格时,发现比自己刚看的多一个零!怎么办?
    TOKO:买下来咯。无法撤回了嘛……

    (其实是不好意思撤回了吧……这问题是专门针对TOKO这个脱线的出的吧……少看一个零这种事,比较像她会做的。)

    送来的菜不是自己点的,怎么办?
    ……

  • 这妞的头发原来都这么长了啊!

    梅田艺术剧场官网公开了2分钟的《CHESS》CON影像。
    4位主演一人半分钟,TOKO的影像就是《Nobody's side》。(好喜欢!)

    《CHESS》的旋律大多佶屈聱牙
    TOKO说,当初她看到歌谱就想——
    “这歌是人唱的么……”

    视频见文中
    版权归梅田艺术剧场所有。
    《Nobody's side》真好听。
    赶快音乐剧化吧!

    ……

  • 无他,只是贴一下历代星组特集里TOP和TOP娘的图
    顺便看一下浩浩荡荡翻天覆地(惊)的审美演变
    可惜tartan在时各组动荡,于是星组特集也没出,否则就全了。

    看封面似乎是,二番稳固明确时上三角,不稳固时只上夫妻。
    上三角时强调一体化团结力;上夫妻时强调和谐度恩爱感。
    前三本底色都是中规中矩的星组蓝,后两本就开始往异端发展……

    具体内容见文中。

    ……